參考消息網11月4日報道《日本時報》網站10月31日發表英國前駐日本大使休·科塔齊的文章《右翼極端主義對日本的民主構成威脅嗎?》稱,在任何地方,極端民族主義都是民主制度與價值觀的威脅。英國媒體最近報道日本右翼極端派勢力不斷增強,令對日友好人士深感擔憂。
  10月22日,據報道,日本總務大臣高市早苗對一本贊揚阿道夫·希特勒的書給予熱情洋溢的支持。之後所作的辯解和否認充滿矛盾,令人無法信服。如果英國哪位大臣發表言論,支持曾經幫助組織大屠殺的罪犯,即便只是暗示,也會引起民眾的強烈聲討,這位大臣也會被迫辭職。
  據悉安倍晉三首相4月份發表講話,把已被定罪的戰犯稱為“殉道者”,這在英國民眾看來是不可接受的。我致信日本駐倫敦大使館,詢問安倍晉三是否說過這樣的話。我在信中說,任何這類言論對英國民眾來說都是嚴重冒犯的,我們有很多親人在二戰期間飽受日本皇軍的殘害。我沒有收到任何答覆,只能推斷安倍確實說過這樣的話。
  10月18日,據報道,日本廣播協會向參與英語節目製作的記者發佈通知,禁止提及南京大屠殺,禁止提及日本使用“慰安婦”。“慰安婦”是性奴隸的委婉說法。
  日本廣播協會應該是類似於英國廣播公司的媒體,保持政治上的中立與客觀。在籾井勝人的管理下,日本廣播協會似乎變成了日本政府的工具。
  此間有許多報道表明,安倍晉三的右翼閣僚企圖篡改歷史,為洗白日本戰時領導人的罪行提供學術支持。
  西方歷史學家基於無懈可擊的證據,對日本軍隊不僅在南京而且在中國以外的地方犯下暴行沒有任何疑問。中國軍隊也對平民犯下罪行,確有其事,但是日本是侵略者,中國的行為決不能構成日本最高指揮部奉行蓄意壓迫政策的藉口。
  毋庸置疑的是,日本陸軍部分人員不僅對許多強姦事件負有責任,而且強迫占領區婦女充當性奴隸。
  日本731部隊在“滿洲國”實施細菌戰,這段歷史極為可怕,以至於它的存在和實驗往往被掩蓋,被盡可能地遺忘。這種“健忘”至少在一定程度上是美國的縱容造成的;美國的調查人員為換取“實驗”數據,答應不追究日本的作惡者。
  用節制的說法來說,這種對包括新加坡在內占領區平民的虐待行為是不容否認的,除非是那些別有用心的瞎子。歷史修正主義者也無法對盟國戰俘遭受虐待給出一個合理的解釋。
  我提到這些史實不是為了製造麻煩或者不滿情緒。與此間其他對日友好人士一樣,我強烈贊成和解,支持日英兩國個人團體致力於實現互相諒解,確保這類戰爭暴行不會重演。但修正主義者給這些工作帶來了困難。
  在日本右翼民族主義者看來,日本軍方領袖犯下的唯一罪行就是他們失敗了。右派缺乏道德原則,是與民主制度唱對台戲的。
  我希望也相信日本不會容許極右派接管政府,但是國會中的反對力量不僅弱小,而且一盤散沙。
  日本媒體理應是日本民主制度的主要支柱之一,但是它們一直處於極端主義者的重壓下。2013年12月,官方保密法案在國會強行通過,對新聞自由構成了潛在威脅。揭露打擊右派對商業電視臺來說幾乎沒有任何好處。
  不幸的是,一份反對右翼的大報被曝光,在“慰安婦”問題上所仰仗的證據存在問題。即便一份證據存在漏洞,但還有大量證據證明日本陸軍在占領區實施性剝削確有其事。
  由於“記者俱樂部”制度,日本媒體在國際上的名聲是與日本統治集團靠得太近。這個制度的受益者否認這一點,但即便日本媒體不是豢養的“寵物”,對戰前歷史的研究也表明,極端主義威脅可以讓自由坦率的批評噤聲,而這種批評對於維護日本民主制度的健康是不可或缺的。
  日本的國際形象與聲望因為日本政府內極端派勢力明顯大增而受到影響。制止修正派宣傳歷史謊言,保證日本的民主程序不受反民主的極端派個人團體的威脅,於日本的國家利益關係甚大。
  我很清楚,這篇文章寫完後,日本的右翼民族主義者會把我定位為反日派。實際情況並非如此。我景仰也喜愛日本的文化,希望能夠結交很多好的日本朋友。我曾為《世界偉大文明》系列耗費大量時間與精力寫過一本書,題目是《日本的成就》。嘗試簡要講述日本的歷史與文化。諍友好過佞友。
  
  【延伸閱讀】日右翼入靖國神社參加秋季大祭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當地時間2014年10月17日,日本東京,靖國神社舉行為期3天的秋季例行大祭活動。當天早晨,日本100多名“大家都來參拜靖國神社國會議員之會”的成員參拜了靖國神社。日本政府有關人士此前透露,首相安倍晉三基本決定不在此期間參拜,會自費供奉被稱為“真榊”的供品代替。分析認為,安倍此舉旨在兼顧中韓及國內保守派,但並不代表他已經放棄了“拜鬼”的底牌。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當地時間2014年10月17日,日本東京,靖國神社舉行為期3天的秋季例行大祭活動。當天早晨,日本100多名“大家都來參拜靖國神社國會議員之會”的成員參拜了靖國神社。日本政府有關人士此前透露,首相安倍晉三基本決定不在此期間參拜,會自費供奉被稱為“真榊”的供品代替。分析認為,安倍此舉旨在兼顧中韓及國內保守派,但並不代表他已經放棄了“拜鬼”的底牌。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當地時間2014年10月17日,日本東京,靖國神社舉行為期3天的秋季例行大祭活動。當天早晨,日本100多名“大家都來參拜靖國神社國會議員之會”的成員參拜了靖國神社。日本政府有關人士此前透露,首相安倍晉三基本決定不在此期間參拜,會自費供奉被稱為“真榊”的供品代替。分析認為,安倍此舉旨在兼顧中韓及國內保守派,但並不代表他已經放棄了“拜鬼”的底牌。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當地時間2014年10月17日,日本東京,靖國神社舉行為期3天的秋季例行大祭活動。當天早晨,日本100多名“大家都來參拜靖國神社國會議員之會”的成員參拜了靖國神社。日本政府有關人士此前透露,首相安倍晉三基本決定不在此期間參拜,會自費供奉被稱為“真榊”的供品代替。分析認為,安倍此舉旨在兼顧中韓及國內保守派,但並不代表他已經放棄了“拜鬼”的底牌。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當地時間2014年10月17日,日本東京,靖國神社舉行為期3天的秋季例行大祭活動。當天早晨,日本100多名“大家都來參拜靖國神社國會議員之會”的成員參拜了靖國神社。日本政府有關人士此前透露,首相安倍晉三基本決定不在此期間參拜,會自費供奉被稱為“真榊”的供品代替。分析認為,安倍此舉旨在兼顧中韓及國內保守派,但並不代表他已經放棄了“拜鬼”的底牌。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當地時間2014年10月17日,日本東京,靖國神社舉行為期3天的秋季例行大祭活動。當天早晨,日本100多名“大家都來參拜靖國神社國會議員之會”的成員參拜了靖國神社。日本政府有關人士此前透露,首相安倍晉三基本決定不在此期間參拜,會自費供奉被稱為“真榊”的供品代替。分析認為,安倍此舉旨在兼顧中韓及國內保守派,但並不代表他已經放棄了“拜鬼”的底牌。
  【延伸閱讀】日本成立極右翼政黨“太陽黨” 主張廢除憲法左起依次是田母神俊雄、西村田村真悟、石原慎太郎。
  中新網9月25日電 據日本《產經新聞》25日報道,日本原航空自衛隊幕僚長田母神俊雄、眾議院議員田村真悟當天下午在國會召開記者會,宣佈結成“太陽黨”。
  西村任黨代表,田母神任代表幹事長兼國民運動本部長。目前,該黨只有西村是國會議員。“太陽黨”在記者會上表示,計劃在下期的選舉中擴大黨勢力。次世代黨的最高顧問石原慎太郎也出席了記者會。
  新黨將以繼承石原任代表的“太陽黨”的形式運營。主要政策包括:廢除憲法,自主制定憲法;創建軍隊,救出綁架受害者;主張真正的“歷史觀”,恢復日本名譽;反對接受移民、反對外國人參政;重啟核電、消費稅凍結在10%、廢除遺產繼承稅。
  據悉,田母神俊雄、田村真悟及石原慎太郎都是日本政壇極右翼勢力的代表。田母神俊雄曾因發表《日本曾是侵略國家嗎》,企圖否認美化日本的侵略史事,而被解除職務。西村真悟曾登過釣魚島,而石原慎太郎則一度策劃“購買”釣魚島。
  (2014-09-25 16:48:32)
  揭秘日新納粹與日右翼:有“說不清道不明”瓜葛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延伸閱讀】揭秘日新納粹與日右翼:有“說不清道不明”瓜葛
  日本右翼團體集會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山田一成(左)與稻田朋美合影
  導讀:日本媒體近日曝光了首相安倍晉三提拔的兩名日本議員與日本新納粹團體頭目的合影。雖然當事政客紛紛撇清關係,但事件顯示具有右翼色彩的安倍晉三政府與極端右翼團體之間多多少少有著“說不清道不明”的瓜葛。
  真的“素不相識”?
  山田一成及其極端右翼團體活動多年,並不為人所知,直到“國家社會主義日本勞動者黨”網站發佈他與新任總務大臣高市早苗、自民黨新任政調會長稻田朋美等人在議員會館的合影。
  照片中,山田手舉日本國旗,高市和稻田分別與山田站在一起,笑容可掬。
  合影曝光後,當事人急忙試圖撇清與山田的關係,堅稱自己並不贊同山田的思想,異口同聲地表示:我不認識他!
  稻田的事務所解釋稱,該男子在三年前隨同某雜誌專訪記者進入議員會館,併在採訪結束後要求合影。稻田當時並不瞭解該男子的思想和背景,之後也未曾與該男子有任何接觸。
  另一名合影議員、自民黨參議員西田昌司事務所稱,西田於2011年8月31日接受該男子採訪,當時他稱自己為“自由撰稿人山田”。事務所方面表示,兩人當時並未談論任何有關納粹的問題,西田也並非因為贊同該男子的思想主張而與之見面。
  然而,專門追蹤納粹戰犯的美國猶太人團體西蒙·維森塔爾中心副主管庫柏一語道出問題之所在。他說:“僅回答‘不瞭解’是不夠的,她們應當藉此機會明確譴責新納粹思想。”
  總務大臣高市上周就合影事件道歉,但依然堅稱她並不認識山田,也不瞭解他的思想。
  “親近”右翼政客
  高市、稻田等人堅稱不認識山田,這名極右翼分子卻似乎特意選擇她們作為合影對象。“國家社會主義日本勞動者黨”網站上的圖片說明寫道,這些照片拍攝於2011年年中山田在議員會館造訪“保守派議員”之時。
  高市和稻田在首相安倍晉三9月初的內閣改組和自民黨人事調整中得到重用。兩人的右翼言行廣為人知,高市在入閣擔任總務大臣後表示將參拜靖國神社;稻田則是安倍的忠實擁護者,此前擔任安倍內閣行政改革擔當大臣時曾參拜靖國神社。安倍此次任命的幾位女議員因以往的右翼舉動被貼上“好戰”的標簽。
  日本媒體曝光事件時,“國家社會主義日本勞動者黨”網頁上的合影以及相關內容已被刪除,日本主流媒體對這一事件的報道在當事人作出回應後也基本到此為止。
  但是,一些日本社交媒體新聞網站有一些未經證實的說法,包括自民黨可能曾經鼓勵黨員利用山田一成所擁有出版社的書籍攻擊日本共產黨,以及“國家社會主義日本勞動者黨”網站曾刊文表示該團體希望安倍、稻田、高市等所謂“愛國保守議員”贏得選舉。
  雖然不排除這一極右團體借自民黨進行自我宣傳,但相比於該團體網站中“粉碎民主黨、炸死民主黨員”反映出的對民主黨的態度,主動接觸自民黨國會議員的“國家社會主義日本勞動者黨”對新任安倍內閣的“滿意”展露無遺。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山田一成(右)與高市早苗合影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高市早苗(居中者)參拜靖國神社
  安倍“頭疼”難安
  英國《衛報》在有關合影的報道中寫道,“新納粹照片讓安倍晉三頭疼”。事實上,安倍選擇重用眾多右翼政客,今後讓他“頭疼”的事情估計只多不少。
  在2012年12月上臺以來的首次內閣改組中,安倍留任了麻生太郎、下村博文等右翼政客,安倍政權強烈的右翼保守色彩基本未變,甚至有所強化。
  近年來,受日本部分右翼政客以及政府右傾化影響,日本右翼團體活動日益活躍。每年8月15日戰敗紀念日,靖國神社門口就會成為各類右翼團體的大舞臺。雖然日本政府會在右翼團體游行時安排警察、立上欄桿維持秩序,但對此類活動的表態一直不甚明確。而日本媒體對此類游行的報道也十分有限,僅限於幾個民間電視臺。因此,雖然近幾年日本右翼日益囂張,但瞭解實際情況的日本人並不多。
  諸如“國家社會主義日本勞動者黨”等新納粹極右團體在戰後始終存在,但最近安倍政府以及部分政客的右傾化舉動無異於為此類團體“壯膽”。毫無疑問的是,安倍政權每一個向右的步伐,都挑戰著二戰後的和平成果,而世界人民也都在看著。
  日本新納粹曾稱贊“9·11”
  日本男子山田一成與日本內閣新任總務大臣高市早苗、執政黨自民黨新任政調會長稻田朋美等日本政客的合影曝光,讓這名日本極端右翼分子最近“火”了一把。與鼓吹民族主義、國粹主義的日本右翼團體相比,山田及其“國家社會主義日本勞動者黨”更加極端,公然宣揚德國納粹頭子阿道夫·希特勒的極端思想,是日本新納粹主義的典型代表。
  日本的新納粹
  “我小時候逛書店讀《希特勒傳》等書籍的時候發現,把希特勒說成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壞人的書基本沒有。像他那樣說出那麼好的話的人,會去做種族屠殺這種事?我很懷疑。”為希特勒說話的不是德國新納粹分子,而是日本人山田一成,日本極端右翼團體“國家社會主義日本勞動者黨”黨代表。
  山田的極端言論不止於此。他曾稱贊2001年的“9·11”恐怖襲擊;除贊揚希特勒外,他還指責德國政府禁止行納粹禮。
  山田生於東京,據稱經營一家公司,自稱於上世紀80年代創立了“國家社會主義日本勞動者黨”並作為該黨代表活動至今。這一團體的名稱脫胎於德國國家社會主義工人黨、即納粹黨。
  山田自青年時期開始一直從事右翼活動。據“國家社會主義日本勞動者黨”網站稱,1994年5月28日日本關西電視臺播出一檔“日本的納粹”節目,曾專門介紹過山田一成。
  鼓吹極端思想
  一打開“國家社會主義日本勞動者黨”製作簡陋的網站,納粹萬字符和各類過激口號即撲面而來,其“黨標”也與納粹萬字符十分相似。該團體將希特勒的思想主張視為行動指南,否認德國納粹對猶太人進行的大屠殺。
  這一團體與多個國家的新納粹主義團體聯繫密切,曾邀請臭名昭著的美國三K黨原加利福尼亞分部頭目赴日演講。“國家社會主義日本勞動者黨”正式成立於1982年,它比鼓吹民族主義、國粹主義的右翼更加極端,宣揚種族優越和排外主義。山田稱,該組織目前有大約170名成員。
  “國家社會主義日本勞動者黨”的網站上掛著一段山田的視頻。他在視頻開頭的第一句就拋出了荒謬的言論。他說:“黑人、德國人、日本人……大家都是平等的,大家的能力都是一樣的,這種想法是不正常的。”
  如此極端言論,難怪高市早苗、稻田朋美等人在合影曝光後紛紛與山田劃清界限。日本的右翼政客或許認為山田公然為納粹頭子辯護的言論不妥,但他們自己卻參拜供奉甲級戰犯的靖國神社,妄圖為日本的軍國主義行徑、強徵慰安婦等罪行翻案。與德國不同,戰後日本未從根本上反省其侵略歷史,未通過國民教育、制定法律和金錢賠償等種種方式與侵略歷史進行切割。
  鏈接
  一張光盤挖出德國新納粹
  2011年11月4日,一輛停在德國圖林根州愛森納赫市路旁的房車突然起火,警方在車中發現兩具男屍。經調查,兩名死者分別是烏韋·蒙德洛斯和烏韋·伯恩哈爾特。兩人剛剛搶劫一家銀行,發現無路可逃後便點燃車輛,開槍自殺。
  這起案件本可能就此完結。然而,警方在車裡發現一張光盤。在這張光盤中,兩名死者宣稱他們製造10起謀殺案。
  4天后,兩人的同伙貝亞特·切佩到德國耶拿市一家警局自首。她告訴警方:“我就是你們要找的人。”自此,這個名為“國家社會地下黨”的新納粹團體浮出水面。
  2013年5月,德國慕尼黑一家法院開始審理這起案件。切佩被控參與謀殺10人,包括8名土耳其移民、一名希腊移民和一名德國警察;檢方同時指控她參與制造爆炸和搶劫銀行。
  事件在德國引發震動,原因在於,這一新納粹團體製造的多起凶殺案發生於2000年至2007年間,嫌疑人卻長期逍遙法外。
  2011年以前,德國警方和媒體一度認為這些案件是由土耳其裔組成的犯罪團體所為,因此真凶浮出水面後,警方和國內情報部門遭到嚴厲批評,原因是他們在處理涉及恐怖主義行為的案件時存在歧視性行為,只懷疑宗教極端分子,往往自動排除新納粹等極端右翼分子的嫌疑。
  嚴厲法律打擊新納粹
  在有關“國家社會地下黨”的事件中,德國社會的反思並沒有因為嫌疑人面臨法律的嚴懲而停止。今年8月底,德國總理安格拉·默克爾領導的政府起草一項法案,要求執法部門採取更嚴厲的行動應對極端主義犯罪行為,在案件調查和量刑時更積極地考慮種族主義、排外等方面的動機。
  “我們有義務盡一切所能確保類似事件不再發生。”德國司法部長海科·馬斯在解釋政府的決定時說。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德國政府和民眾從未停止過對納粹罪行的反省和反思。近年來,德國種族主義死灰復燃,新納粹分子涉及的排外暴力事件偶有發生。對此,德國政府採取了絕不姑息的態度,嚴厲打擊此類事件,力圖掐滅新納粹苗頭。
  借助紐倫堡審判等方式,德國民眾在二戰後得以充分瞭解納粹的罪行併進行反思,在此基礎上重建國家。德國對納粹分子進行了徹底的清理,通過法律威懾手段嚴防納粹死灰復燃。
  
  相關
  聯合國委員表示日種族歧視嚴重
  今年8月,聯合國消除種族歧視委員會對日本社會中存在的種族歧視現象提出關切。部分委員表示,日本存在“嚴重的”種族歧視問題,僅2013年一年,日本各地發生了至少360起伴隨有“憎惡演說”的游行或街頭演講活動。
  日本部分右翼團體及個人對在日外國人,尤其是朝鮮人、韓國人、中國人進行言語侮辱、騷擾和挑釁行為。其中,“反對在日特權市民會”(“在特會”)是日本對韓朝種族歧視主義者的大本營,在2007年初剛成立之時會員只有130人,到2013年12月已經發展為1.4萬人。在特會否認在日朝鮮族人是被舊日本軍強徵到日本的,要求廢除日本政府賦予在日朝鮮族人及其子孫的在日永住權。
  這些日本右翼團體的“無下限”行為,從以下事例中可略知一二。
  朝鮮族中學附近尋釁滋事
  2009年12月至2010年3月,日本在特會多名成員在位於京都市的朝鮮第一初級中學附近進行包含種族歧視和言語侮辱的街頭演講。
  他們高喊的口號包括:“一股子泡菜味兒”“滾回朝鮮半島”等。這類活動在學校附近進行了三次,嚴重影響學校的日常教學,並給學生造成巨大的精神傷害。今年7月8日,大阪高級法院二審駁回在特會上訴,要求其賠償校方1226萬日元。這是日本高等法院第一次就“憎惡演說”作出高額賠償判決。
  韓國女記者遭右翼圍攻
  每年8月15日戰敗紀念日都是日本右翼最為活躍也最囂張的日子。其瘋狂舉動甚至可能波及各國駐日記者。去年8月15日,韓國KBS電視臺女記者在靖國神社附近採訪時就遭到了眾多日本右翼市民的集體圍攻,面對眾多日本人“滾出日本”的惡語,這位韓國女記者只有苦笑的份兒。若不是有日本警察協助,恐怕這位女記者很難全身而退。
  雖然煽動仇恨宣揚排外的只是部分右翼,但這部分右翼卻通過網絡直播、社交媒體等最大限度地擴張著自己的影響力。聯合國消除種族歧視委員會指出,日本部分極右翼團體或個人散播針對外國人或少數群體的仇恨言論,並肆意挑釁外國人,甚至有日本公務人員或從政人員發表仇恨言論,日本政府卻沒有調查此類種族歧視行為,也從未追究肇事者責任。
  本版文/劉秀玲 馮武勇 林昊(新華社特稿)
  (2014-09-18 07:09:43)
    (原標題:英國前駐日大使:右翼極端主義威脅日本民主)
創作者介紹

酒店娛樂

uw78uwuvz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